新闻中心

保障新冠疫苗运输 冷链物流迎大考

时间:2021-01-28 浏览:203

随着新冠疫苗开始投向市场,全球几十亿人的接种需求给航空货运和物流企业甚至是航空制造业、机场、仓储等行业带来新的挑战:我们将如何安全、快速地将疫苗运输到全球各地,使其在能够接受的存储和运输环境下从生产线到注入人体这个过程中尽可能降低损耗,同时保持其药性的有效,成为行业内关注的焦点。

门槛较高 疫苗冷链运输要求严格

医药冷链运输被称为冷链行业金字塔的。不同于一般的生鲜冷链,疫苗冷链门槛较高。疫苗需要全程冷链,储存、运输全过程温度必须恒定在2℃~8℃之间,并定时监测、记录温度。仅从物流方面来看,疫苗冷链对于硬件、软件、全程可控、相关认证等要求非常严格。

疫苗冷链要求医药物流公司具备以下能力:实时追踪位置与温度、高性能包装、多温度控制、多种运输模式(从工厂到经销商/CDC、从经销商到大小CDC、从CDC到接种点)。疫苗流通一般是两种模式:(1)传统的干线模式+区域配送+省内配送,流通企业负责省内的配送。(2)从疫苗生产企业直接配送至全国县市疾控和接种单位。

完整的疫苗全程追溯体系应包含四个“全”:全品种(包括所有疫苗)、全覆盖(所有和疫苗有关的冷链设施)、全过程(所有流通环节,从生产到接种前)、全天候。通过完整的全过程追溯与监管,实现在任何一个环节、任何一个时间段均未发生过冷链“断链”。

“新冠肺炎疫苗的供应链,将是有史以来复杂的(医药物流)供应链之一。”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疗运营管理学教授戴廷龙此前表示。

医药行业本身具有相较于其他领域更复杂的供应链,参与者除医药产品制造商、原材料供应商、物流商、分销商、医疗服务提供部门(如医院和诊所)外,还包括、保险机构、药品采购组织等。具体到疫苗,因对流通和储存有着更严苛的要求,其供应链复杂程度尤甚。研发成功的新冠疫苗在实现大规模接种的同时,势必面临一场冷链运输与特制包装的“大考”。

运力不足 航空货运难以满足疫苗运输需求

眼看着这么多“正宗”冷链、医药公司无法支持疫苗冷链,很多人没想到的社会物流巨头却已在此领域布局多年。近日,面对社会关注的疫苗冷链运输的问题,行业物流巨头表示其服务包括疫苗产业供应链在内的医药行业生产、电商、经销、零售等多个领域的企业,为客户提供专业、安全、全程可控的一站式医药物流供应链解决方案及服务。”

瑞典冷链集装箱供应商Envirotainer的首席运营官Niklas Adamsson不久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疫苗运输对Envirotainer来说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公司每年要运输15万个托盘的医药产品,在-70℃运输药品也并不少见,“但对医疗冷链运输行业来说,在这种温度标准下运输这么大的货量是前所未有的。”

去年以来,疫情所导致的出行需求锐减、各国边界管控等因素,使得航空业成为受疫情冲击严重的行业之一,多家航司裁员、暂停运营或倒闭,机队停飞。国际航协估计,即便全球每人只接种一针新冠疫苗,全球也需要8000架全货机来运送疫苗,即便将眼下全部的货机都投入疫苗运输也远远不够。

与此同时,海运业也跃跃欲试。国际多式联运行业SeaCubeContainers副总裁多蒂尔(GregTuthill)认为:“疫苗将首先通过空运来运输,然后是通过海运补给或回填,因此海运模式下对疫苗运输的需求将会很大。”

事实上,没有人真正知道将需要多少架飞机,因为有太多变量需要确定,比如温控、包装类型、辅助的干冰、仓储等。以温控为例,疫苗是高价值、高敏感性以及容易受温度影响的产品,因此,运输中也意味着存在高风险。

“在运输能力严重受限的市场背景下,新冠疫苗寄递工作的紧迫性、敏感性、规模和复杂性造成了大量风险,需要谨慎管理。大部分注意力都集中在疫苗实物运输上,但更需要在后台付出巨大努力来管理数据,协调和优化整个过程。”敦豪北美供应链运输总裁吉姆·蒙克梅尔(Jim Monkmeyer)说。

技术难题 疫苗温控要求对物流提出新挑战

为确保在后期运输和仓储过程中保持效力,某些疫苗很可能有更严格的温控要求,比如低至零下80摄氏度,“这对当前在2-8摄氏度左右温度下运送疫苗的医疗供应链,提出了新的挑战。

航空公司、制造商以及医药公司,还包括行业协会和监管机构都开始介入到通过空运进行疫苗分发的标准体系构建中,大家共同的目标就是为安全使用干冰保证疫苗在稳定的运输环境下被运送至目的地。

有航空物流专家表示,疫苗使用的包装类型和需要多少干冰,也是物流业面临的考验。国际通用的危险品法规严格限制了飞机上可以携带多少干冰,毕竟当干冰在飞机等密闭空间中释放时,会取代空气,使机组人员窒息。它还可能在包装内部积聚足够的压力而引起爆炸。专家介绍说,根据国际航协的包装说明,装有干冰的盒子必须设计成允许释放二氧化碳,以便包装在压力下不会破裂。

在冷链运输专业人士看来,干冰的升华率降低意味着可以携带更大的量,辉瑞医药为此开发了一张自带密封包的包装设计,在保持内部温度稳定的情况下降低干冰的升华率。

对于飞机制造商来说,当然也希望自己的产品被广泛投向这场被称为“世纪任务”的全球大空运中,但同时也要基于自身产品的特性做出一定的判断和制定相关的标准,毕竟在保证安全运输是一切的前提。飞机制造商为此也在寻求解决方案,波音已经发出了服务信函、多用户信息,并已经举办了在线研讨会来沟通与运载干冰相关的问题。所发布的材料包括反映每架飞机可以运载多少磅干冰的数据“曲线”(基于干冰打包运输时的升华率)

。此外,文件还覆盖了重要的飞机运行信息,例如气流设定、设备清单情况下的签派等。针对在所有波音机型上运载干冰的推荐限制条件,已经通过波音沟通系统内的多机型服务信函、多用户信息和数次全机型机队团队电话会被提供给用户。

空中客车近期也透露,已经向运营商发布了包括一份更新的“服务信息信函”(SIL)的信息包,其中涵盖空客就适航当局关于在下层货舱(通风和不通风条件下)以及上层客舱中运输超出平时数量的大量固体干冰这一建议的处理方法。此外,还提醒运营商在装载或飞行过程中应注意的健康和安全考虑和措施(特别是通风方面)。具体来说,这些信息包括有关条例规定的干冰限值的指导意见。

空客方面表示,在正常情况下,干冰是由具有安全处理飞机内低温和敏感货物相关经验的专业货运航空公司所广泛使用。然而,目前需要在世界各地运输的疫苗数量之大,需要来自社会各界以及不同运营商更广泛地参与其中,保持着密切联系,征求指导意见,了解如何安全地为这一努力做出贡献。

全球的支线航空制造商巴西航空工业公司也在近日发布了一项技术指南,以帮助其客户合理界定利用商用飞机运输COVID-19疫苗的运输特性和有效载荷要求。由于新冠病毒大流行,运营商正在考虑使用巴航工业的飞机运输疫苗的可能性。

这份文件包括了针对EMB120、ERJ145、E-Jets和E-Jets E2系列商用飞机的技术指南。主要目的是为航空公司准备在全球范围内运输疫苗提供适当的指导。目前,有超过100家客户在全球80多个运营着近2500架巴航工业的商用飞机。

初步行动 物流企业和航空公司启动相关的工作

尽管即将到来的大规模疫苗分发计划还面临着诸多的不确定性和技术难题,但实际上物流企业和航空公司都已经开始着手启动相关的工作。

2020年12月24日,交通运输部在全国交通工作会议上指出,2021年将全力做好新冠病毒疫苗冷链运输保障工作。

12月25日,阿联酋航空SkyCargo货运部宣布,该业务部近日为迪拜卫生局(DHA)向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运送了首批BioNTech疫苗,这批疫苗于12月22日由EK182航班从布鲁塞尔运往迪拜,于当地时间22:15运抵迪拜国际机场。

阿联酋航空方面表示,疫苗一经到达迪拜国际机场,装有疫苗的集装箱优先从飞机上卸下,然后运送至阿联酋航空SkyCargo专用药品储存基地–Emirates SkyPharma等待清关及分发。SkyCargo货运部在药品运输领域拥有超过二十年的经验,并在迪拜设立了设施先进且拥有欧盟GDP认证的药品储存和处理基地。同时还建立了一项全球药品通道计划,与药品运送的主要始发地和目的地的地面处理商和机场携手供增强的冷链保护。目前,这一药品运送网络已覆盖包括布鲁塞尔在内的全球30多个城市。

而作为全球强大的综合物流网络服务商,美国联邦快递公司也在12月19日宣布开始为麦克森公司运送Moderna疫苗。联邦快递方面表示,其每月运送约50万件含有干冰的货物,有能力安全处理相应体量的干冰。

联邦快递已经在12月中旬开始在全美运送BioNTech新冠肺炎疫苗货物,并计划陆续启动在加拿大全境以及其他运送疫苗的任务。该公司表示,其拥有温控运输解决方案、几近实时的监测能力和专业的医疗保健团队,支持疫苗和生物科学货件的快递运输。

德国物流巨头德国邮政敦豪也在12月中旬宣布旗下DHL快递和DHL全球货运两个业务单元开始启动新冠疫苗国际配送。此前已经将首批疫苗运送至以色列特拉维夫,DHL准备自本月下旬起,通过其全球枢纽将疫苗配送至更多和地区。

DHL方面表示,在今后两年内,全供应链中各环节需要紧密配合,共需要多达约20万次托盘运输、约1500万次冷藏箱运输,以及至少15000架次的航班运输。DHL方面透露,已经专门组建了超过9000名专业人员的专家团队,通过其全球网络,为包括制药商、医疗器械商、 临床试验和研究机构、批发商、分销商以及医院和医疗保健提供商在内的全价值链利益相关者提供服务,并借助数字化方式,连通从临床试验到护理点的每个环节。

法荷航集团旗下马丁货运航空也在12月24日宣布已为运输新冠COVID-19疫苗做好充分准备。马丁货运航空有多年的药品温控运输经验,也是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CEIV认证的航空货运集团。为应对新冠疫苗低至- 80℃的存储与运输环境挑战,马丁货运航空已经做好充分准备将疫苗配送至荷兰、法国及全球多个,并于一个多月前成功完成了新冠疫苗运输任务。马丁货运航空携手荷兰航空货运协会(ACN)、以及欧洲两大的航空医药运输枢纽:阿姆斯特丹史基浦机场及巴黎机场,专门组建了两支工作组,全力确保做好两个机场相关方面的疫苗运输准备工作。

2020年12月21日,新加坡航空一架747-400F货机运载一批BioNTech疫苗抵达樟宜国际机场,这也是批运抵亚洲的BioNTech。据新加坡航空方面透露,这批由DHL负责运输的疫苗在比利时布鲁塞尔机场装载,经过近14小时的直飞航程抵达新加坡,随机被转送至新翔集团的冷链设施储存。新加坡也希望通过成功的运输和分发工作,将樟宜机场打造成为疫苗在亚洲的转运站,而这也是很多具备相似能力的大型航空运输企业及枢纽机场所希望达到的目标。

除了航空和物流企业之外,已经开始全面向综合物流商转型的丹麦海运巨头 A.P.穆勒-马士基也在近日宣布了一项庞大的冷链物流合作计划,与医药巨头诺和诺德(Novo Nordisk)签署了为期三年的物流运输协议,为其提供包括海运及内陆物流在内的冷链物流运输服务。

不久前,中国的航空货运企业顺丰航空有限公司一位高层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正在密切关注疫苗运输,并与做了相应的准备。顺丰航空母公司顺丰控股2018年就已经与美国冷链物流企业夏晖成立了合资公司,大规模进军冷链物流业务。据天眼查App显示,顺丰控股全资子公司深圳顺丰泰森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近日新增多条“顺风医药”商标信息,涉及的国际分别包含网站服务、广告销售、运输贮藏等,目前商标状态为“商标申请中”。

(综合新民周刊、财经、快递杂志、华夏时报等媒体报道)